Mok

脑子有洞,文风猎奇, 男神五只手都数不过来,热情只能持续三天,重度拖延症,懒癌没救了_(:з」∠)_

双向暗恋梗来一发

#双向暗恋#

#画风猎奇向#

#送给亲爱的#

温柔攻x二货受

Chapter only one.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无非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刚刚好,也喜欢你。

 

【豆浆】

时间:现在

今天是星期六。

天色灰蒙蒙的,下着小雪。

方启站在这个角落里冷的直跺脚。

大雪飘飘的冬季,方启已经是第二十一次站在这里,踩着厚厚的一层积雪,方启用冻僵得手摩擦着耳朵,龇牙咧嘴的活动着身体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 

他按紧了头上的帽子,抽空瞅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快了。

他对自己说。

方启盯着特别在手表上标记出来的印记,嘴里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形成一道笔直的白雾。

尽管这件事方启已经做过二十一遍了,但他依然很紧张,害怕多一秒或者少一秒都不能让他遇见那个人。

手表上的指针恰好指到了标记处,方启在心里给自己壮壮胆,昂首挺胸的走出小巷子,拐过一个弯,过了一条马路,像一个机器人一样精准的在七点钟踏进了这家卖豆浆包子的店铺,误差不超过两秒。

“小方你来了!还是这么准时!”卖包子的阿姨和善的朝方启笑了笑。

方启对她回笑,要了三个流沙包和一杯豆浆之后按照老位置坐在了门口靠窗的地方。

这个位置十分巧妙,抬头就可以看到进门的客人,光线刚好。

方启咬着豆浆的吸管,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滚烫的豆浆。他漫不经心的吃着早餐,视线的余光却悄悄的在门口盘旋。

他又看了一下二十一天前买的手表。

还有一分钟。

他眨了眨眼,心里兴奋的要命,一不小心喝了一大口豆浆。

热辣感立刻吞没了舌头,他猛地仰起头,张开嘴巴呼着店内的冷空气降低嘴里的温度。

烫烫烫烫烫……!

方启难受的捂着嘴,那口豆浆烫的咽不下,只好含在嘴里,痛出了泪花。

就在这个时候,玻璃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高个子的青年。 

方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喉咙一咽,把那口烫得要死的豆浆吞了下去。 

Wtf!被看到了!

方启现在脑子里欲哭无泪的刷屏这三个字母。

“好烫……”他忍不住小声的抱怨了一声。

前面刚好买完包子的青年闻言回过头,看到他这幅烫的脸都红扑扑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

“早上好。”青年把包子放在了桌子上,撑着脑袋看着方启。

方启眨了眨眼,抬起头看了身前帅的要命的青年,眼神有些闪烁,声音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早上好。”

他现在有些庆幸自己脸刚才被烫红了,不然现在被男神这么看着自己肯定会脸红。

青年深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方启,卷长的睫毛翘起,浅色唇瓣好心情的勾起,“你被豆浆烫到了?”

“啊?哦!哈哈,我只是不小心啦……”方启有些尴尬的挠头。

“现在还痛吗?”青年问。

方启闻言下意识的卷了卷舌头,结巴的说,“不痛不痛……”

“不痛?”青年微微侧头,忽然拉近了与方启之间的距离,黑曜石般的眼睛微微眯起,盯着方启烫得通红的嘴唇。

方启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心脏不争气的砰砰跳。

青年慢慢的,用修长而秀美的手轻轻摸了摸方启的唇。

刺痛的唇上传来一抹清凉舒适的触感,方启脑子空白一片,只能呆呆的看着对方动作。

“都被烫成这样了,还不痛?”青年放轻了语气,有些意味深长的在他唇上来回磨蹭。

方启已经傻掉了。

他脑子唯一的想法就只剩下一句话。

男神摸我了摸我了摸我了!!!

不枉我天天这么辛苦的六点起床绕了那么多条路在角落里傻站着十分钟冻成狗再过来吃包子啊!!!

 

【日记】

时间:现在 

方启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天是怎么回来的。

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处于一种莫名兴奋的状态。 

他有点小可耻的想,是不是男神也有一点喜欢他呢? 

方启从书桌上拿过一个不起眼的厚本子,翻过前面满满当当记得一片的日记,在最后倒数第三页上把今天的事情用一种特别激动的语气记录了下来,还在后面用荡漾的手法画了几个浮夸的爱心。

方启的男神叫做付谦安。

人长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那是不用说了,大学招生他那一系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他往那一摆,准大半新生都被帅的晕乎乎的报了这个系。

不用说,方启也是被帅了一脸毫不犹豫的就把自己卖了的一员。

在那一天,方启对付谦安一见钟情。

从那以后,方启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弯的。还弯的比较奇特,就对那一个特殊的人弯掉。

苦恼什么的我们都不提了,反正方启知道自己弯了以后就立下豪情壮志发誓要把全民男神泡到手。

于是他开始了一百零八式追妻(fu)计划。

每天必写一篇日记总结反思,从中吸取经验教训。

……当然最后总是变成“每日一舔男神”“妈呀男神又帅了”“我的天男神帅的我合不拢腿”“好想亲上男神淡粉色的唇把他亲到哭”系列。

所以可喜可贺。

至今还未修成正果。

 

【承包鱼塘】

时间:二十一天前 

方启至今仍然能够记得他和痴汉一样跟在对方身后记下对方住址展开追求的第一天。

那天下着小雪,吸进鼻腔里的空气冷飕飕的,方启围了一条同室室友友情提供的绣了一只可爱的小鸭子的围巾出了门。

方启认真严肃的和室友表示就算自己冷死也不用带上这条围巾,还是留给他自己内部消化吧。

然后在室友带刀子的笑容里无奈的妥协了。

带着这一条幼稚的围巾让我去见男神,还不如让我去死。

方启想着,走到了男神楼下。

付谦安刚好走出来,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方启傻愣愣的看着对方。

付谦安疑惑的回望。

两个人傻兮兮的看着对方。

三秒后,方启回过神,内心汹涌出一种羞耻与心绪并存的感觉,立刻转过身撒腿就跑。

当然,根据主角定律,方启这个时候必定跑不到散步就摔倒。

【划掉】虽然不知道是根据哪门子的主角定律,但如果不这样这故事就没办法写下去了嘛!【划掉】

总之,方启一头磕进了冷冰冰的白雪里,好半天没起来,全程想着不如死了算了。

最后还是付谦安把他从雪里挖了出来。

方启红着一张脸,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巾,没敢看他,一个劲的抹着脸上脏兮兮的雪水。

“恩……我有这么可怕?”付谦安不解的问。

“没有没有没有……”方启立刻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

付谦安看着方启极力否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付谦安笑的时候那双黑色的眸子弯弯的,微卷的眼睫毛扫在眼帘上,淡色的唇向上勾起,整个人好看的像副浅淡的描绘高山流水,蓝天浮云的水墨画,美好的简直不像凡人。

方启被他这一笑惊艳了,糊里糊涂的不知道答应了对方什么,就被对方牵着走了。

走了有一会儿,付谦安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到方启走神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们到了。”付谦安出声拉回方启的思绪。

“啊?到了?到什么了……?”方启眨眨眼,声音在对方无奈的眼神里越来越低。

“看你心情不好的样子,带你来喂鱼。”付谦安笑着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鱼食塞进了方启手里,调侃道,“为你承包整个鱼塘哦。”

方启还没说什么,到是周围一些小姑娘听到这句话诡异的小声尖叫。

方启自动忽略了女孩的叫声,打开包装倒出几粒鱼食扔进了还未完全冰冻的湖里。

他悄悄的用余光看了一眼身边专心扔鱼食的付谦安。

付谦安侧对着方启,黑眸专注的看着湖面,倒映着碧绿的湖水的淡淡微波,温暖的阳光浅浅的铺坠在他身体的边缘,镀上一层朦胧的光晕,有小雪花悠悠扬扬不急不缓的落在他既长又卷的睫毛上,很快就化成了小水珠,柔和了视线。

付谦安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青色的血管在半透明的皮肤下忽隐忽现,那几粒黑色的鱼食倒在他的手上更显得他的手白皙细腻。

空气里都是安静祥和的味道。

方启内心有一种奇异的满足。

就是这种感觉。

方启想。

就是他了,就是这个人。

他想和这个人手牵手一起走过一辈子那么长那么长的路。

任它浮世流年,沧海桑田。

我只愿岁月静好,陪你一世长安。

 

【老套的神转折】

时间:回到现在

方启从回忆里抽出身来,将写满字的日记本放到一打书的最底层。

他伸了个懒腰,伸手在凳子边一摸,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家里已经没有存粮了。

方启想了差不多有三分钟,终于在自己充满了付谦安的记忆里勉强找到了整片区域唯一一家超市的路。

他带够了钱,穿上鞋子出发。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七拐八拐的走过好几条路,准备冲进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付账的方启好巧不巧的在收银台那里碰见了付谦安。

直觉告诉他,付谦安一点不漏的看到他从楼下走出来的事实。

他僵硬的看到对方危险的眯起眼睛,一字一顿的向他打了个招呼。

啊,完蛋了。

方启在心里泪流满面。

被他发现自己住在离他家那么远的地方了。

方启绝望的拎起塑料袋。

要怎么向付谦安解释?

跟他说“嘿老兄我觉得你们家楼底下那家包子店比我们这一片的什么面饼店面包店米粉店蛋糕店包子店更好吃嘿!所以我不辞辛苦的绕了一大圈差不多绕了半个小区到你那边吃包子类!你问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家旁边著名的面包店买的面包不好吃啊?啊这是因为我在你家楼底下那个包子店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啊对!什么你问我为什么那么早去那里吃啊?啊哈哈那是因为……那是因为……哦对就是你说的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嘛!哈哈哈绝对不是我喜欢你故意这么做的绝对不是啦你想太多了哈哈哈……”

……个鬼啊!

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都不会相信好吗?

方启踏出超市门口,一下就看到付谦安站在那等着他,面无表情。

方启背后冷汗直流,决定还是先打破沉默。

“哈哈……好巧啊。”

付谦安黑色的眸子没有了平常的笑意,冷冷的注视着他,“你住在这?”

来了。方启内心一颤,“是……是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家楼底下这么多早点摊位,你却偏偏要绕着半个小区走一圈到我家楼底下买包子?”付谦安慢条斯理的说。

“这个……呃……”方启内心捉鸡的想着对策。

“还有,”付谦安没有给方启反应时间,继续说,“如果不是那家卖包子的阿姨今天告诉我,我还不知道你每天起那么早站在角落里专门掐着时间去买早点等我的事。”

“你告诉我,为什么。”付谦安语气平淡的可怕。

方启沉默了。

要告诉他真相吗?

他会讨厌的吧。

方启苦涩的低下头,不敢看付谦安冷淡疏离的眼睛。

可是如果不告诉他,我们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吧。

方启这么想着,终于还是决定告诉对方真相。

“那个……”方启手指紧掐着手心,尽量声音平缓的说,“我这么做是因为……”

付谦安微微侧头,聆听着下文。

“因为……我喜欢你!”

方启眼一闭,忽然扬高了声音,“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会对你很好的!我会小心照顾你!伤心了安慰你陪你一起难过,你开心和你一起开心!别人欺负你我帮你欺负回去!一定会把你当成宝贝一样捧在手心的!”

方启一口气把自己心里想了好几遍的话全部倒豆子一样的说了出来。

反正都要死,不如死的爽快一点!

他等着付谦安的回复,心脏如雷鼓般跳动,提得高高的。

“……”付谦安沉默了半天,缓缓的回答,“抱歉……”

方启的心一下子摔下来摔的稀巴烂。

被拒绝了,意料之中的回答。

他不过是因为内心抱有一丝可笑的希望豁出去表白,因为自己那一点可耻的幻想希望对方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惜对方终究是正常人,将他那一点可怜的希望踏的粉碎。 

方启突然觉得这鬼天气好冷,冷的他浑身打颤,想哭出来。

“那……对……对不起……”方启狠狠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用仅有的一点尊严结结巴巴的说,“这么多天……给你带来麻烦了……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嘛对不对!”

方启哆嗦的说完,立即转身就跑。

但是前面说了,根据(不知道哪里来的)主角定律,方启跑不过三步就会摔倒。

方启脚下一滑,狼狈的跌在雪里。

他用力的磨磨牙齿,用手撑起身子,沉默爬起来继续闷头往前走。

“等等。”付谦安的声音忽然传来。

方启脚下一顿,勉强调节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强撑着微笑回头看向那个俊美的青年。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付谦安皱了皱眉,抬起眼严肃的看着方启,慢慢的向他这个方向走,气势压得方启喘不过气来,“……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哦。”方启点点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我知道了,对不起。”

“你不知道。”付谦安居高临下的看着方启,纯黑色的眼睛一扫往日的温柔,带着令人心惊的认真,他深深的看着方启。

被付谦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方启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用针尖狠狠的戳了一遍,钻心的疼。

“……对不起。”方启艰涩的再说了一遍。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不想听。”付谦安冷冷的说,“接下来的话,我只说一遍,你一定要认真听。”

方启喉咙干涩的厉害,说不出话只能僵硬的点点头。

“好,你听着,”付谦安说,“我不需要你照顾我。”

“哦。”方启麻木的点点头,不明白为什么付谦安还要重复一遍。

付谦安顿了顿,接着说,“因为……你只需要每天快快乐乐的。我来照顾你。”

“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方启像是被一道雷劈中,酥麻到自己都不敢置信。

“你说……什么?”方启用蚊子般的声音重复。

“唉,不是叫你好好听吗。”付谦安无奈的柔和了眼睛。

他温柔的看着眼眶红了一圈的方启,上前一步轻柔的把他抱在怀里,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不重复第二遍,这次你一定要听好。”

方启觉得快冻僵的耳朵边传来酥酥麻麻的温热感,富有磁性的声音简直让他高兴到飞起。

“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想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的那种喜欢。我来照顾你一辈子,不让你哭,只让你快快乐乐。”付谦安极其认真的在方启耳边呼气,“那么,你愿意吗?”

方启靠在付谦安肩膀上,呜咽着从喉咙里挤出一个音节,“……恩。”

“乖啦。”付谦安笑的眼睛弯弯的。

——END——

 

【彩蛋01.】

“你这个混蛋。”方启闷闷的说,“你一开始为什么要拒绝我。”

“啊,因为……”付谦安抱着方启,“表白这种事就应该攻来做啊。”

 

【彩蛋02.】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方启问。

“恩……大概是你一脸懵懂的戴着小鸭子围巾看着我的时候?”付谦安有些不确定。

“为什么?”

“因为觉得你有点……太单纯?”

“想说我傻就直说……又不是我要戴的!如果不是室友威逼利诱……我才不会这么傻!”

“他为什么要你带那条围巾?”

方启想了想,说,“那天下午他女朋友想让他带,他觉得太丢脸,于是决定毁尸灭迹,但他又不舍得,只好那天下午谎称找不到让我带走了。”

 

【彩蛋03.】

“你是怎么知道我早上在那里等你的?我明明找了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啊。”

“笨蛋,你站的地方刚好是我家窗台底下!”

 

【彩蛋04.】 

“对了!”付谦安突然记起,“还有一句话没有和你说。”

“什么?”方启好奇。 

付谦安看着他,嘴角微勾。

“你是我的Destiny takes a hand*1。”

方启顿时脸红。

 

【尾声】 

One day,a man suddenly speak to another man.

——Can you guess what I love do not love you, if you guessed it, I will give you a small reward. 

——What reward? 

——You married me.

——And if I wrong?

——I married you.

 

 

*

*

*

【注解】

01. Destiny takes a hand*1——出自《Sleepless in Seattlr西雅图不眠夜》,译文是“命中注定”。

02.You married me.I married you.——你们懂得,反过来说意思当然不一样啦。一个是“你嫁给我”另一个是“我娶你”。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