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k

脑子有洞,文风猎奇, 男神五只手都数不过来,热情只能持续三天,重度拖延症,懒癌没救了_(:з」∠)_

【Fantasy】Chapter02.翅膀

【Fantasy】Chapter02.翅膀

  

#这章写的非常矫情,作者也不知道在写什么,逻辑死,就是想有个人安慰一下委屈的自己#

#心情蛮难过#

#麻麻#

#一点希望一次机会都不给我#

#其实我也不想的,没有人想考得那么差对不对#

#作者有特别的舔伤口技巧#

 

——He looked at me,covered my eyes in tear by hand,“The birds can fly.”

——He said very light.

 

我躺在床上,再次坠入梦境。

这一次终于不是在大海边了。

我一只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另一只手潇洒的撑在人行道的边缘,伸长了一只脚,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

周围建起的高楼每一家每一户都熄着灯,天空中月亮被厚重的云彩遮住,只有几颗蒙蒙亮的星星闪动。

立在我身边的路灯上有一只飞蛾扑腾的飞着,昏黄的灯光洒在我的脸上,飞蛾的影子忽闪忽闪,格外漆黑。

夜里寒风吹来,我有点冷,遥望无际的漆黑夜空好像能容下我所有的任性。

我紧抿着唇,经过昨天一番离奇的经历,我已经知道我自己是在做梦,入睡之前的记忆也全部都没有忘记。 

然后,我觉得好深好深的难过快将我吞没。 

我努力地仰着头,任由眼眶酸涩、脖颈酸痛,也不肯让眼睛里的泪水流下。

为什么不像上次一样让我把记忆忘掉呢。

我想。

夜里的天空忽然响起闷闷的重雷,银白色的电蛇从中穿梭而过,密集的小雨立刻下了下来。

我抬手去接,雨珠砸在身上是冰冷的,冷到骨子里。

我打了个哆嗦,低下头,眼眶里的水珠便一下子顺着脸颊流淌,不给我半点补救的时间。

雨水混着眼泪顺着下巴砸在地面上,分不清谁是谁。

好冷。

我麻木的想着。 

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偏偏眼眶周围热的发烫,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中滚落。 

我呜咽了一声,终于忍不住的捂住脸,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闷哼。

为什么,为什么要怪我呢?

不就是一次失常了吗?

为什么就要否定我的一切?

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呢?

我心里一遍遍的询问,最终归咎于自己的无能。

如果不是我自己不努力,那么也不会考这么差对不对。

如果我在努力一点,是不是你就可以不骂我?

如果我再好一点,像别人一样那么好,是不是你就可以夸我呢?

所以都是我的错。

都是我做得不对。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所以我知道错了,别骂我好不好? 

我其实也很难过啊。

没有人想这样的,没有人。

给我一个机会。

给我一个机会改过好不好。

不要就这么认定我就是这个水平好不好?

我抑制不住的一直哭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用湿透的手去擦怎么也擦不完,视线都被沾染成一片模糊的样子。 

“哒,哒……” 

身前忽然传来皮靴踩在地上的声音。 

眼前一黑,有人用伞轻轻的遮在了我的头上。 

“别哭。”他说,声音淡然如水,透着浅浅的温柔。 

我忍不住的打了个哭嗝,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来人。 

对方穿着黑色的风衣,边角是我熟悉的花纹。

那双让人惊艳黑色的眸子一如既往地透着冷淡,鼻梁高挺,浅色的薄唇很适合亲吻,下巴光洁细腻。 

“别哭。”他轻轻地重复。

我摇了摇头,接连打了两个嗝,心里太难过了,泪水想止都止不住,哗啦啦的流下来,只能无助的抓住他整洁干暖的衣角,在上面留下一个深色的手印。

“对……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艰难的说,声音艰涩的不可思议。 

“没关系。”对方摇摇头。

我颤抖着咬着唇,放开他的衣角,慌乱的用手抹着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掺杂的水渍,心里的难过似乎要溢出来,“对不起……”

雨水继续下着,形成偌大的雨幕,击打在街道上啪啪作响。

打在伞上的雨珠顺着脉络流下,形成六道水线,有种别味的浪漫。

“没关系。”他耐心的重复,优雅的蹲下身,风衣衣角落在地上,很快湿了一片。

我吸了吸鼻子,眼睛里很快又积蓄满了泪水。 

我努力地睁大眼睛,试图让它们不流下来。

透过模糊的视线,我看到他从口袋里伸出手,那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青色的血管在半透明的皮肤下忽隐忽现。 

这是一双像艺术品一样的手。

那双艺术品一样的手轻柔的盖上被我蹂躏的红彤彤的眼眶。

火热刺痛的眼睛传来了清凉的触感。

我忽然瑟缩着向后退了一步,顿时退出了雨伞遮盖的范围,雨水又重新击打在我身上。

似乎我又做了什么错事,我已经难过的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下头,泪水哒的滴在道路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我低低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没人答话,两个人之间狭小的空间里静悄悄的,流淌着令人尴尬的沉默。

“……唉。”那人忽然叹了口气。

“我说了,没关系啊。”他无奈而宠溺的再次重复。

雨越下越大,声音遮过了他的话语,我愣愣的看着地面没有答话。

“不是你的错。”他说,“没关系。”

我顿时觉得浓浓的委屈一下子漫过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终于忍不住放肆的大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口气连说了好多个,直说到嗓子干涩的疼痛。 

他任由着我委屈的哭闹。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但是我也好难过……”我用手捂着脸,用力的闭着眼睛。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你很难过。”

“……你不知道!”我声嘶力竭的反驳,“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我睁着通红的眼睛,泪水一直流,“是不是……是不是只要错了的人都没有资格难过……?”

“不是。”他温柔的回答,“你没做错。”

“骗子!”我不相信。

“没骗你,”他淡淡的说,“是真的,这不是你的错。”

我是个很容易相信别人的人,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心里好受了一点,“你不要骗我……”

“恩,不骗你。”他语气很肯定。

我死死咬着唇瓣,盯着他半天,嘴里苦涩的要命。

“我有机会再来的对不对?” 

“对。” 

“我只是这一次做的不好对不对?” 

“对。” 

“我还有下一次对不对?” 

“对。” 

“不是我的错对不对?” 

“对。” 

“……” 

我一连重复的问了好几遍,他都耐心的回答,语气肯定不容置疑。 

“可是……可是这有什么用……这次差了就是差了……我让这么多人都失望了……” 

“它已经过去了。”他忽然打断我的话。 

我打了个嗝,委屈的看着他。

他静静的回望着我,淡然如水的眸子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将我内心痛苦的情绪缓缓抚平。

“……”

“过去了就过去了,你再怎么想,你那糟糕的过去都不能改变。”他说,声音淡淡的,“You can’t change the past.*1”

糟糕的?……这句话像利剑,将我之前好不容易愈合了一点的伤疤戳的稀巴烂。

我难受的咬着唇,内心极痛之下将唇瓣咬出了血。

“我以为……我以为你是来安慰……”

“你心痛吗?”他第二次打断我的话。

我深吸了口气,气愤的对他说,“痛啊!当然痛了!”

他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勾,淡淡的笑了笑,那笑容十分惊艳,让我一下忘记了生气。

“对,过去是痛苦的,但是我认为你要么逃避过去,要么……就去向它学习*2。”

我睁大了眼睛,苦涩的笑了笑,“你说的容易……但是人哪有那么容易就去面对伤你极深的伤疤。”

“我知道。”他说,清凉如水的黑眸凝望着我,“但我相信你。”

“哈……”我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偏偏和他对着干,“但是我不相信我自己啊!”

他看着我,目光像是看着一个孤独的试图刺伤任何一个靠近自己的人的小刺猬。

半晌,他向前走了一步。

我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漂亮的手轻轻地遮住我肿胀的眼睛。

对方的手遮的不严,透过指缝,我能看到他微微仰着头,看着停雨了的灰蒙蒙的天空,完美的侧脸像是天人,不食人间烟火。

他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却又很重很重。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3。”

“没有谁,可以断言一个人的未来。它拥有无限的可能。”

“……”

我想说点什么去倔强的反驳,却什么也说不出,内心所有的创伤都奇迹般的被他抚平,从内到外涌现着一股暖暖的力量。

他回过头,无声的朝我笑笑,浅色的淡唇开开合合对我说着什么。

喜光在他身后穿透过云层洒落下来,为他铺上一层浅浅的金光。

天亮了。 

……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冰凉的一片,上面还有未干的水渍。

我回头看了看被湿了一片的枕头,无奈的笑了笑。 

拿过床头柜上摆着的笔记本。

我用粗粗的马克笔翻过第一页写着的“lonely”这个单词,在下一页上面一笔一划的用字母写下另一个单词。 

好像有他轻轻地声音跟着念了出来。 

 “Hope.”

 

——You have the hope.

——Forever.

 

*

*

*

【注解】

01.You can’t change the past.*1——出自《The Lion King狮子王》,译文是前一句话,过去的事是不可以改变的。

02. 对,过去是痛苦的,但是我认为你要么逃避过去,要么……就去向它学习*2——同样出自《The Lion King狮子王》,原文是“Yes,the past can hurt..But I think you can either run from it or learn from it.”

03.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3。——出自《Shawshank Redemption肖申克的救赎》,原文是“You know some birds are not meant to be caged,their feathers are just too bright.”

评论

热度(8)